AD钙奶

凹凸杂食,第五杰佣。
脾气超好,学习原因,佛系更文。
fo不fo。。。。
你看着办吧。。。

你的一切都是我的。。。
生命。。。
也包括在内。

幼年狮狮!
指绘累死了。

【安雷】煎鸡蛋

是不会做饭的安安和会做饭的狮狮!

  雷狮对于早饭的要求不高,能吃就行。
  但是!就这么低的要求,安迷修他都做不到!
  雷狮一脸冷漠的看着在厨房里忙活的安迷修,终于忍不住出声:“安迷修你是不是想毒死我然后好和你的小马宝莉私奔。”
  锅里的鸡蛋已经快要炭化,而安迷修却举着锅铲不知道要干什么。犹豫了一会后往锅里到了些水,于是黑色的渣漂浮在水面上,散发出一阵阵难闻的焦糊味。安迷修又从调味料里舀了勺盐就往水里洒。
  雷狮忍无可忍的拉开安迷修,打开油烟机,拉开窗户让味道散出去。看了一眼锅里的煎鸡蛋,果断扔进了垃圾桶,然后把锅递给安迷修。
安迷修一脸尴尬的接过锅去刷,边刷边挠挠头。笑道:“在下对于做饭这种事,可真是一窍不通啊。”
锅底粘着的煤渣被安迷修一点点洗干净,恢复了原来光洁如镜的样子。雷狮从冰箱里又拿了一个鸡蛋,把锅放在灶台上,放油敲鸡蛋,动作一气呵成。
  “看好了。”
  锅里的油已经烧到八成热,雷狮把碗里的鸡蛋倒进锅里,拿锅铲慢慢地翻面。
  屋外阳光正好,几缕溜进屋里的光线照在雷狮脸上,深紫的眸子里映出的暖黄色,少了分锐利,多了分温柔。
  鸡蛋依旧滋滋作响,少许蛋液流了出来,也很快凝固,沁出香气。
  但安迷修此时的注意力全然不在鸡蛋上,他的视线落在雷狮身上,久久未曾挪开。
  有个词怎么说来着,秀色可餐。
  雷狮偏头看了一眼正在发呆的安迷修,抬手一个爆栗敲上去。一边把鸡蛋盛出锅,一边开口:“发什么呆?我跟你说我就示范这一次,下次还做不好就离婚!”
  安迷修讪讪地笑了一下,接过筷子尝了一口。
  鸡蛋是个溏心的,粘稠的蛋液混合着微咸的味道,不出意外的好吃。
  雷狮给自己盛了碗稀饭,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地问安迷修鸡蛋好不好吃,如果说不好吃那说明安迷修脑子有问题。
  安迷修夹了一筷子鸡蛋放进嘴里,戳了戳雷狮。
  雷狮用了一种看智障的眼神望着安迷修,刚想说话却被安迷修一下子吻住。
  “很好吃啊。”
  也不知道是指鸡蛋还是指人。
  算了,都一样好吃。



  :
   安迷修欲哭无泪的吃着碗里的冬枣加香蕉,在雷狮核善的眼神下违心的吐出一句
   “好吃”